最能读懂白百合的人是王小波,永远的伟大友谊

日期:2019-08-22编辑作者:现代文学

图片 1

活着和快活着,大不一样!

图片 2

如果你读过王小波的作品,逃不开的内容就是“性”。有的人说这种“黄色下流”的故事有什么好看,却在夜晚点一盏小灯,好奇的想一探究竟!

如果你看过白百合的近期视频,逃不开的也是“性”。有的人说这种“自轻自贱”女人有什么好看,却在夜晚捧一部手机,把视频反复看了又看!

王小波的妻子李银河,对于白百合的“出轨”,淡定地说了一句:“这是女性地位显著提高的表现”!怪不得王小波能写出《黄金时代》,因为他有一个鼓舞他、崇拜他并且和他三观完全一致的老婆。

简单描述一下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写的是一个下放女知青陈清扬和插队男知青王二的故事。陈清扬26岁,一个守活寡的年轻妇人,王二21岁,一个蓬头垢面的童子直男。俩人都处在心理逐渐成熟和生理极度需要的年纪。因为陈清扬的美貌,她被传为破鞋,想过澄清但无人为她证明,既然不能证明,她就乐于成为真正的破鞋。

她丝毫不怕成为破鞋,这比被人叫作破鞋而不是破鞋好多了。

成为谁的破鞋,说实在的,陈清扬并不在意,之所以和王二“苟合”,完全是年龄相当机缘巧合。

在和王二干过的四十一次“非法性交”里,陈清扬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坏,也并不觉得自己错在哪儿,因为她把“性”视为“伟大的友谊”!

直到有一天,王二背她过河时,由于她不听话的乱动,王二差点一个踉跄把她摔下去,气坏了的王二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两下,就是这两下,她觉得自己和王二不能再将关系定义为“伟大的友谊”了,这两巴掌让她感受到王二的爱肆无忌惮的打了她,而且是肆无忌惮的狠狠的打了她,尤其是肆无忌惮的狠狠的负责任的打了她!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变坏了,比她干过的一切事都坏。坏在她的认知“越界”了,坏在她的思想“腐朽”了,坏在她对他真的动心了。

在这以前她只是分开双腿,从这以后她只愿为他分开双腿。

当我再次翻看白百合的“出轨”视频时,在那些性暗示的同时,都伴随着她脸上不是可以作出来的幸福笑容。

或许,那一刻,她不仅仅是指指戳戳,而是只对他指指戳戳。

那一刻,她不仅仅是做过这些事情,而是喜欢做这些事情。

那一刻,她不仅仅是和他在一起,而是和他在一起很动心;

那一刻,她不仅仅是活着,而是快活着。

在王小波的故事里,陈清扬被拉去批斗,她承认自己不清白。

为什么不清白?

因为她做过那事。

为什么要做那事?

因为她喜欢那事。

为什么喜欢那事?

因为她喜欢那人!

这很坏!

那帮人对她这样定义!

五马分尸千刀万剐吗?

没这权利!

那怎么办?

那就放了她!

说到底,白百合最多最多也就是个“陈清扬”,四十年前的那个年代都能放了她,如今为什么还要抓着她不放呢?

敦伟大友谊

因为由于陈清扬从心底认可了王二的伟大友谊。所以王二被打晕之后,陈清扬的反应是“披头散发眼皮红肿地跑了来,劈头第一句话就是:你别怕。要是你瘫了,我照顾你一辈子”。所以她照着王二给她画的地图去深山里找他,后来又和王二一起逃到深山里,她的理由“假如这种事她不加入,那伟大友谊岂不是喂了狗”。

在后山上的那段时光里,他们做了很多次爱,尽管如此,陈清扬内心深处对性依旧是压抑、反感的,但是她不觉得自己和王二做爱是罪孽的。因为她和王二做爱,并不是因为自己想做爱,而是出于伟大友谊,做爱是为了伟大友谊而忍受的摧残和牺牲,是“交友之道”,所以她觉得自己是清白的。

这期间陈清扬的心路历程,小说中有三段话说的非常清楚:

陈清扬说,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想明了这一点,一切都能泰然处之。要说明她怎会有这种见识,一切都要回溯到那一回我从医院回来,从她那里经过进了山。我叫她去看我,她一直在犹豫。等到她下定了决心,穿过中午的热风,来到我的草房前面,那一瞬间,她心里有很多美丽的想像。等到她进了那间草房,看见我的小和尚直挺挺,像一件丑恶的刑具。那时她惊叫起来,放弃了一切希望。

陈清扬说,她到我的小草房里去时,想到了一切东西,就是没想到小和尚。那东西太丑,简直不配出现在梦幻里。当时陈清扬也想大哭一场,但是哭不出来,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咙。这就是所谓的真实。真实就是无法醒来。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在世界上有些什么,下一瞬间她就下定了决心,走上前来,接受摧残,心里快乐异常。

陈清扬说,她面对这丑恶的东西,想到了伟大友谊。大学里有个女同学,长得丑恶如鬼(或者说,长得也是这个模样),却非要和她睡一个床。不但如此,到夜深入静的时候,还要吻她的嘴,摸她的乳房。说实在的,她没有这方面的嗜好。但是为了交情,她忍住了。如今这个东西张牙舞爪,所要求的不过是同一种东西。就让它如愿以尝,也算是交友之道。所以她走上前来,把它的丑恶深深埋葬,心里快乐异常。

所以在这期间,“她说,要干就干,没什么关系”,但是每次又都深受折磨:“在内心深处她很想叫出来,想抱住我狂吻,但是她不乐意。”

自己对之印象深刻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一次,

英姐说,她也正打算跟领导表明自己的心态。“正打算”这个词,没想到被我理解成了怕领导怪罪而迟迟说不出口,不好意思说。这样一来,我就按捺不住了,表达自己的心情这件事多简单呀!正巧那天领导让我转达英姐,让她赶紧准备电话会议,我下意识地说了英姐想跟他聊聊。我只想点到为止,并不想说出这件事,毕竟人家的事。干脆利落地领导直接问什么事,在我表达了尴尬感之后他仍然坚持问什么事,这样的情况下我就说了,将英姐不好意思的心情表达出来了。心想,也许她会感激我的。

       1997年04月11日,45岁的王小波英年早逝,给中国文坛一个颇为强烈的震动。震动不在于一个作家在默默中突然死去,而在于一个这样的作家,中国文坛居然长时期漠视了他的存在。王小波的亡故与海子有异曲同工之处,海子死前在诗坛也默默无闻,死后声名大振;海子的死引发了对诗人精神信念之类的价值论和知识分子立场的讨论,这是90年代初诗歌界必要的话语表达。王小波生前作为一个自由写作者,与文坛保持着距离,文学圈知道他的人寥寥可数。王小波的死,引起了关于中国体制外写作方式的关注,其内里则是表达了对中国文学体制化的不满。但这样的关注也只是一时的情绪,并未形成长期有效的反思和检讨。

最真实的罪孽

关于王二打陈清扬屁股的情形,小说中是这样描写的:

“陈清扬说她真实的罪孽,是指在清平山上。那时她被架在我的肩上,穿着紧裹住双腿的筒裙,头发低垂下去,直到我的腰际。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打得非常之重,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打过之后我就不管别的事,继续往山上攀登。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在这之前,她和王小波做爱是为了伟大友谊;此后,和王小波做爱是因为她喜欢,这让她觉得自己有了罪孽。

从他们身上,我可以看到出生时都是一个懵样的“人”,如何书写出光辉岁月的篇章!

英姐刚来公司不久,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因为她是经验丰富的老销售,所以领导就让她来带我跑传媒。这不,一周的时间过去了,传媒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原来是中途出现了点插曲。

图片 3

伟大友谊的确认

谁知道在两人刚刚互表决心,确立伟大友谊之后,王二马上就说:“我已经二十一岁了,男女间的事情还没体验过,真是不甘心。”

对此,陈清扬的反应是:“忽然间她哼了一声,就笑起来。还说:我真笨!这么容易就着了你的道儿!”

很显然,她对王二的伟大友谊表示怀疑,觉得他只是想睡她,而不是把她当朋友,但她还是决定相信他一次,因为“那些话就像咒语一样让她着迷,哪怕为此丧失一切,也不懊侮。”

所以才回家拿了避孕套,和王二一起去了后山,在后山的那一夜,其实是陈清扬试探和确认王二所说的伟大友谊的一夜。

由于陈清扬对王二所说的伟大友谊持怀疑态度,所以一直冷冰冰的。兴头上的王二则毛手毛脚、心慌气躁,还大言不惭地说“要就着亮儿研究一下结构”,丝毫不理会陈清扬的感受,气得要死的陈清扬给了王二一记大耳光。

王二吃了一记耳光之后提起裤子就走,这个举动让陈清扬觉得王二的亲密要求可能真的是出于伟大友谊,而不是单纯地想睡她,所以心底随即有了一丝愧疚,并以伟大友谊的名义把王二留了下来。

把王二留下来后,她承认打王二不对,但是她对王二说他的伟大友谊是假的,他把她骗出来就是想“研究她的结构”,王二的回答是他是想研究一下陈清扬的结构,但这也是在她的许可之下。假如不乐意可以早说,动手就打不够意思。

陈清扬接着又说:“我简直见不得你身上那个东西。那东西傻头傻脑,恬不知耻,见了它,她就不禁怒从心起。”王二则表示:既然陈清扬不愿意见它,那就算了,于是就准备穿上裤子。

正是王二在吃了一耳光之后的这些举动,让陈清扬感受到了王二对她的真诚、平等和尊重,从而让陈清扬从心底认可了王二的伟大友谊。

因此那天晚上,他们在后山上的草地上,他们第一次做爱,或者说第一次敦了伟大友谊。

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我的名字,还可以有这样一种解释方式。

可事实是,极端相反的。英姐很生气,说在领导面前说别人的事,是非常忌讳的,下次不要这样做了。我这边支支吾吾地,话还没落音,电话就挂了。怎么好心当驴肝肺呢?真的不该说别人的事情啊,此时的我知道自己犯了错,心里开始内疚。第二天下午,我出于礼貌,给英姐打了个电话,想确认下她自己的最终表态,领导那边听我一说后,就让我一个人跑传媒了。原本是英姐带着我,现在我一个人,没做过销售的嫩头青,完全没头绪。没想到电话被英姐直接挂掉了。我的天,原来她还在生气呢。如果她真的不想干传媒,没必要生那么久的气呀,除非她想干。为此,我找了上周还在带我的领导聊了聊这个事,以解我心之忧虑。这位很接地气的领导说英姐就是这个怪脾气,因为和自己吵了架,还把他微信拉黑了。如此小儿科,怎么做领导?

**冯唐:王小波到底有多么伟大**

伟大友谊的产生

陈王两人的伟大友谊,要从王二找陈清扬看病说起,那时候所有人都说陈清扬是破鞋,所以经常有精壮的男子,以看病的名义来看传说中的破鞋,陈清扬为此很打了不少人耳光。而王二和那些男人不一样,他是真正来找陈清扬看病的人。这让她觉得王二也许会向她证明,她不是破鞋。

然而王二却一口咬定她是破鞋,还建议陈清扬和他做爱,以此来成为真正的破鞋,这让陈清扬很泄气。虽然如此,她还是觉得陈清扬比那些装病来看自己的人更能够理解自己。所以“晚上我在水泵房点起汽灯,陈清扬就会忽然到来,谈起她觉得活着很没意思,还说到她在每件事上都是清白无辜。”

在王二21岁生日那天,王二邀请陈清扬到河边吃鱼,做倾心之谈。结果没有鱼,只剩下倾心之谈。正是在这个晚上,王二说出了让陈清扬大受感动的伟大友谊:“只要你是我的朋友,哪怕你十恶不赦,为天地所不容,我也要站到你身边。”陈清扬则是大为感动,并表示要以更伟大的友谊还报王二,哪怕他是个卑鄙小人也不背叛。两人的伟大友谊就这样产生了。

我想要读懂她们,为了更加准确地被感动。

暂且不管别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确实操错了心。原来,她非但不是不想干传媒,而是很想干传媒,而且其他的行业也想跟着。那她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表现相反的心思呢?领导分析出她的意图是震住我,在我面前表现得很厉害。越来越觉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思,可笑。昨天还发现,英姐竟然屏蔽了我的朋友圈。更可笑。

       他是个不老实的边缘人,总是对主流怀有戒心,不时旁敲侧击,甚至像个天真烂漫口无遮拦的孩子指出看似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人其实可能什么也没穿。众所周知,王小波最讨厌假正经、伪善和“精神复制品”,最不甘心俯首帖耳做“沉默的大多数”。他认为,对知识分子来说,知识并不神圣,重要的是讲真话。实际上他的杂文也通篇是真话,不说废话,更不说假话。毋庸讳言,在中国有时候讲真话是多么艰难,而讲假话是多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讲真话就变得尤其重要。也正是讲真话这点,最终使得王小波以非主流的边缘人身份,超越了边缘和主流,从而引起了无数读者的灵魂震颤和情感共鸣,为沉默的大多数的平庸生活提供了一缕温暖的光照和一丝会心的微笑。他之所以被人提起和怀念,这点肯定是个主要原因(摘自:广州日报)。

黄金时代

在小说中,陈清扬说的最多的两个词就是伟大友谊和罪孽,而整部小说讲述的就是陈清扬从伟大友谊走向罪孽的过程,她所说的罪孽,就是爱上了王二。

虽然陈清扬爱上了王二,但是她并不打算和王二在一起,她也知道王二说不上爱她,她默默地把两人的关系保持在伟大友谊的程度上。爱上王二让她觉得自己犯了最真实的罪孽,她最喜欢的依旧是爱上王二之前的伟大友谊,因为那是她的黄金时代:

陈清扬说,那也是她的黄金时代。虽然被人称做破鞋,但是她清白无辜。她到现在还是无辜的。听了这话,我笑起来。但是她说,我们在干的事算不上罪孽。我们有伟大友谊,一起逃亡,一起出斗争差,过了二十年又见面,她当然要分开两腿让我趴进来。所以就算是罪孽,她也不知罪在何处。更主要的是,她对这罪恶一无所知。

所以即便过了20年,他们再次做爱,陈清扬的理由依旧是“我们有伟大友谊”,因为她最怀念的,始终是他们的伟大友谊,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写到最后,在我看来,小波这部写了这么多性描写的《黄金时代》,和小波那部丝毫没有性描写的《地久天长》,殊途同归,讲的都是艰苦、特殊环境下的真情陪伴。所以即便《黄金时代》有这么多性描写,但是在我读来,我觉得它和《地久天长》一样,有一种柏拉图式的纯净的美感。

这些伟大的企业、这些充满智慧与执行力的Hero(主角/英雄)都以变着法儿的帅气让我怦然心动!

不管其他人怎么说,我自己替别人开了口,就是不职业的表现。下次一定要注意。即使要说,也一定要搞清楚别人真实的意图是什么。如果英姐真的是厉害角色的话,那她就不会左顾右盼,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决定做什么了,就认真开干。而不是表面说不相干,而心底里又想干,如此不成熟,怎么来胜任领导一职呢。我不习惯经常与小伎俩为伍,也没有心思来掂量别人肚子里的想法。既然选择了传媒,那就开始好好干,对得住自己。

       在我眼中,其实王小波的魅力并非是他的黑色幽默,而是他笔中所反射出的科学。他讲理性、话语中语重心长,读他的作品,就告诉你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苦口婆心地跟你讲道理。他的文学既没有政治功能,也没有商业目的,甚至没有一般的娱乐功能,是纯到不能再纯的纯文学(来源:金陵晚报)。

这是一个记录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国门,并在世界各发达、欠发达国家创造价值的超级棒的节目。

那天领导请客带我们认识一位有影响力的客户,我很感激,打算在传媒好好干。散会后,我和英姐一路走到地铁,二十几分钟的路程在我们的闲聊中反倒觉得很舒服。只是,期间英姐提到,说自己不是很愿意调到传媒来,因为自己在之前的制造业已经积累了很多客户资源,不去利用起来真的很可惜。确实挺可惜的,既然自己不愿意,为什么不事先跟领导说明自己的意思呢?一边是领导在风机火燎地准备开展工作,一边是英姐不情愿地开展工作,让我这个底下的兵只有隔岸观火。其实心底里的我,很想充分利用时间,来好好打几场战。

       冯唐认为,王小波作品的好处,首先是有趣味。“小波的文字,仿佛钻石着光,春花带露,灿烂无比,蛊惑人心。”其次是说真话,因为他觉得“这一点非常基本的做人作文要求,长久以来对于我们是一种奢侈。”最后是小波的文字有一种纯粹个人主义的边缘态度。

一个个都是勇迎高风险的奥德赛,当中一定比例的幸运儿也自然坐拥了与之相对应的高回报……

**朱大可:王小波毕生在向自由致敬**

在这一个个企业的时间线、一个个连续剧里,有一些主角是多么的耀眼,

林少华:讲真话的王小波

“商业是最大的慈善。”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看杂志中的郭广昌专访。

图片 4

而这,才是我记住它的最重要原因。

       我个人热爱写作,热爱做音乐,也热爱拍电影。每当看到伟大的作品,我经常扪心自问自己能不能做到那样。大部分音乐如果努力,我是能做到的。有些电影我做不到,但我能感觉到差距有多大,就是我可能做到一部分,但是不可能拍出一部那么完整的好电影。但读王小波的时候,我完全没办法拿自己去做衡量和比较。很多人说他是中国的卡夫卡。我看不懂卡夫卡原版,但从翻译作品中还是能感觉到卡夫卡头脑中具有很多突破性的臆想。王小波是可以和卡夫卡媲美的。

活着的每一分钟都有可能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分钟。

       在《王小波到底有多么伟大》文章的最后,冯唐说王小波的出现是个奇迹,他的作品在文学史上是有一定地位的,但是还谈不上伟大(摘自:羊城晚报)。

看产品好朋友转发的互联网产品、交互、商业等文章,自己又都兴致满满、每每惊叹amazing,好像自己也能考虑往那方面发展;

图片 5

以及如何发动“商业”这一“永动机”在为当地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中作出持续改善的努力。

       忆起我们横穿美国的旅行;忆起我们共同游历欧洲,饱览人文风光;忆起我们回国后共同游览过的雁荡山、泰山、北戴河,还有我们常常去散步作倾心之谈的颐和园、玲珑园、紫竹院、玉渊潭……樱花盛开的时节,花丛中有我们相依相恋的身影;秋叶飘零的时节,林间小道上有我们随意徜徉的脚步。我们的生活平静而充实,共处二十年,竟从未有过沉闷厌倦的感觉。平常懒得做饭时,就去下小饭馆;到了节假日,同亲朋好友欢聚畅谈,其乐也融融。生活是多么美好,活着是多么好啊。而小波竟然能够忍心离去,实在令人痛惜。我想,唯一可以告慰他的是,我们曾经拥有过这一切。

姑且不谈自己因为某些原因十分迷恋主持人令人着迷的谈吐方式和为人。

       1996年10月,我到英国剑桥大学做访问学者,原定时间是一年,可是在做了半年之后,忽一日接到好友林春电话,说小波出事了。虽然当时没有人告诉我出的什么事,只是说病了,但我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从接电话开始,一直到登机回国,我的心跳一直很快,心里发虚,全身像要虚脱一样。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沈原说了一句话:“小波是个诗人,走得也像诗人。”我就一下全明白了。我现在不愿回想,那些日子我是怎样熬过来的。

在这一前提下,是否时刻沉浸在爱与意义感当中,是唯一有价值的需要。

图片 6

曾经,我也迷茫或患得患失过。

       在肯定好处的同时,冯唐还谈到了王小波的三点不足。第一,文字寒碜,“我们伟大的汉语完全可以更质感,更丰腴,更灵动。”第二,结构臃肿。冯唐认为即使是王小波最好的小说《黄金时代》,结构也是异常臃肿的。第三,流于趣味,“除了趣味,小波没剩太多。除了《黄金时代》和《绿毛水怪》偶尔真情流露,没有见到大师应有的悲天悯人。”

无论是在祖国、还是在世界各地;

       我现在想,我的小波他也许在海里,也许在天上,无论在哪里,我知道他是幸福的。他一生虽然短暂,也不乏艰辛,但他的生命是美好的,他经历了爱情、创作、亲密无间和不计利益得失的夫妻关系,他死后人们终于发现、承认、赞美和惊叹他的天才。我对他的感情是无价的,他对我的感情也是无价的,世上没有任何尺度可以衡量我们的情感(选自:《人间采蜜记:李银河自传》)。

见到领队好朋友整天自由自在地满世界跑,月入过万,无数次觉得自己很挫;

编者按:曾几何时,全中国的大学里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王小波生前两获联合报中篇小说大奖,在海外华人文学界获得普遍称誉。但当其期望进入内地文坛体制时,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甚至出版作品都很困难。而1997年王小波遽然逝世,成为了王小波现象的开端。“王小波热”成为了一件争议巨大的课题,然后这也让更多人认识了王小波。

我想要读懂伟大的企业,因为它们一个个都在用各自独特而美丽的方式,持续永动地为这个世界创造价值与美好!

       在王小波的那里,自由是一种坚固的信念,缠绕于身体的每个部位,最终在头颅的灵魂深处,形成无法摧毁的封印。人们已经发现,这自由的封印,张贴在小波的所有作品之中。顺便说一下,本文的完整标题应该是:他毕生在以“贱爱”向自由致敬。在那个额头上贴满“贱”字的年代,作家笔下的人物,试图在黑暗寻求性爱和思想的尊严和自由,进而捍卫这种自由,让身体和灵魂都获得解放。

渐渐,头绪清晰。这缘于有一天我问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看凤凰卫视(郑浩)的《龙行天下》。

       说起王小波,我有千言万语,但是真到了要讲他的时候,又不知从何说起。以我有限的阅读量,王小波在我读过的白话文作家中绝对排第一,并且甩开第二名非常远,他在我心里是神一样的存在。

里面的企业家精神,让我十分感动和敬畏。

**李银河:小波是诗人,走得也像诗人**

我想要读懂她们,因为感动。

图片 7

然而更重要的是这句话本身,就十分意味深长。

图片 8

我开始逼问自己,自己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事业追求,自己最最在乎的是什么?

       现如今,很多人都把王小波杂文中的一些段落当做自己人生的座右铭或是警示语,但对于现在的阅读者来说,王小波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希望你能从下面七个人对王小波的评价中,继续寻找自己的答案。

无论是从最基础的财务数据角度、还是从企业独特的商业模式、创造性的产品思维;

图片 9

在节目里,可以看到一个个企业如何在陌生的环境中摸索着生存、对抗各种激剧变化的外在阻力,

       小波过世之后,我有一天翻检旧物,忽然翻出一个本子,上面是小波给我写的未发出的信,是对我担心他心有旁骛的回应:“……至于你呢,你给我一种最好的感觉,仿佛是对我的山呼海啸的响应,还有一股让人喜欢的傻气……你放心,我和世界上所有的人全搞不到一块,尤其是爱了你以后,对世界上一切女人都没什么好感觉。”

见到学财务、金融的同学进会计师事务所实习,又心生羡慕,觉得要是自己也能有那个专业度,该多美……

**陈晓明:对“写作自由”不懈的确认**

**叶兆言:读他的作品,就告诉你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

       王小波去世后名满天下,追随者甚众,甚至有追随者以“王小波门下走狗”自诩,足见王小波如何深得人心。但“深得”也只是一部分青年亚文化群体,并未真正对中国的体制化写作构成批判。无论如何,海子成为一个诗歌时期的象征,王小波也成为一种写作的象征——那就是一种远离中心的写作,一种“民间的”或“边缘的”写作。尽管说“自由的写作”这种说法在中国显得过于浪漫,但王小波标示了一种对“写作自由”不懈的确认(选自:陈晓明《消极自由的退路:性、区隔与荒——王小波的<我的阴阳两界>分析》)。

**高晓松:神一样的王小波**

       现在有人自称“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人”,但跟王小波一比简直是相差得太远了。王小波营造的是一个世界,你明明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但是你又并没有把它当成寓言或者童话去看待。每次读王小波都觉得心在飘浮。读《万寿寺》,每次都像一个信佛的人在读佛经、一个基督徒在读《圣经》一样,发自内心地充满喜悦:白话文原来可以营造出这样的世界、这样的氛围,还有这样的节奏感。节奏感其实是可以学习的,但是王小波营造出的氛围是极为精彩而非人化的,就像神一样。我读许多人的文字的时候,一边看一边揪心:怎么突然就绷不住了,怎么突然落地上了,怎么突然又控制不住飞到天上去了?但是王小波的作品始终让人特别放心。他一定能保持在离地不高不低的地方,既不接地气,不会成为现实主义,但是也不至于神经兮兮,他始终保持着漂亮的速度和轨迹(摘自:高晓松《鱼羊野史·第2卷》)。

本文由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最能读懂白百合的人是王小波,永远的伟大友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