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羚飞渡,斑羚飞渡

日期:2019-08-22编辑作者:现代文学

  一老一少两只班羚走到断命岩边,又後退了几步。突然,半大的班羚朝前飞奔起来,差不多同时,老公班羚也扬蹄快速助跑。

不出所料,不多时,脚下的海水开始沸腾,一片巨大的黑影影影绰绰地浮现,最终披荆斩棘地破水而出。那是……我震惊地抬头仰望着:一条鲸!

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 1

象雪粒,隐匿于山水。

“还有……”

  而老公班羚就像燃料已输送完了的火箭残壳,自动脱离宇宙飞船。它甚至比火箭残壳更悲惨,在半大班羚的猛力踢蹬下,像只被突然折断了翅膀的鸟笔直坠落下去。

调查船静静地在海底航行了十五天,终于在第十五天浮上了水面,我穿上厚重的防毒衣,戴着面具踏出船舱。一抬头,便看见了令人目眩神迷的景象。暗红的天空静静地流淌在头顶,映着船下缓缓起伏的黑绿色大海,幽幽的烟雾腾起,世界荒凉寂静的彷佛尽头就在前方。旧时代的人类已经死去,新世界的人类龟缩在水晶墙内,那里的天空被描绘成旧日的样子,不管外界如何哭号,他们生活的风平浪静。我迷上了这个被毁灭了的世界,主动申请增加出舱时间,人们巴不得把这个活计让给我,尽管现在科技发达,但在外界待的越久,身体就越容易出状况。未知的辐射、毒气、变异的海洋生物、恶劣的天气……可我心已死,又有什么能令我感到惧怕呢?

诗与远方的爱人

夜深穷思伊人

一颦一笑,刁蛮和美貌

拥有时,她是月亮,绕啊绕

失去后,她是星星,渺啊渺

我是已深陷魔障

恐怕不知天涯芳草,岁月静好

时光倦怠了流年,踽踽独行

飞渡惊起了涟漪,晴空万里

远方的他乡,请守护她的善良

她是我最爱的姑娘

记忆浓缩,

李老师马上反应过来,他笑着说“是达尔文的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下次可要好好听课,不然可是会被淘汰的。”

  那是在一次围猎班羚的过程中。班羚又名青羊,形似家养山羊,善於跳跃,每头成年班羚重约30多公斤,性情温驯,是猎人最喜欢的动物。

“犯人艾利斯安德,编号737789,判处:流亡外界,860年。”

一串前世里的因缘,

“老公你怎么喝了酒?快来吃饭吧,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牛肉羹,咱们来庆祝……”

  老公班羚紧跟在后,头一勾,也从悬崖上跳跃出去。这一老一少,跳跃的时间稍分先后,跳跃的幅度也略有差异,老公班羚角度稍偏低些,是一前一后,一高一低。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从早到晚地出舱,终于遇上了狂暴海啸,我被卷入海底,几乎在落水的瞬间便听见了海水滋拉一声腐蚀了防毒衣。我昏了过去,再醒来时头顶的天空变成了一片氤氲的幽绿色,亮闪闪的线条流动着划过天际。我躺在一片巨大的冰面上,防毒衣几乎被腐蚀了大半,我干脆把这些笨重的金属东西全部脱了下来。于是我又第一次呼吸到了外界的空气,冰凉、腥臭、每呼吸一口都灼烧着胸腔。可我却觉得十分地无所谓,我坐在冰块上,后知后觉地觉出应该是有人救了我。

翩然一只迷失的蝴蝶。

她的孩子,这么干净,还是这么干净的。

  这时,从老班羚群里走出一只公班羚来。这只班羚颈上的毛长及胸部,脸上褶皱纵横,两支羊角已残缺不全,一看就知道它已非常苍老。

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天空,真实的,天空。

浓缩为小白点,

那天的场景,那个失声痛哭的孩子,虽然是小学里常常出现的,可他就是觉得很诡异。不是无奈,不是慌乱,不是恐惧,而是诡异。

  我没有想到,在面临家族灭绝的关健时刻,班羚竟然能想出牺牲一半挽救一半的办法来赢得家族的生存机会。

说是鲸还有些不太恰当,鲸这种古世纪的物种早就灭绝了,眼前这只从外表勉强可以看出鲸的骨架,但绝大部分都披着闪着银光的机械外衣。高压水柱从它的顶端喷出,震得我待的冰块剧烈摇晃着,和这个庞然大物相比,我渺小的如同蝼蚁。待巨大的金属鲸喷水完毕,它那双冰冷的眼睛对准了我,一道光亮闪过,我这才发现,原来眼睛就是一扇坚硬的落地窗,此时,窗前正站着一个人,一身肃穆的黑,远远地看不清面部,只感觉目光如炬,令我有种被捕捉的不适感。

打开,

“小明的眉眼已经越来越像张曦了,长大了以后应该会越来越像吧。”

  突然,奇迹出现了,老公班羚凭着娴熟的跳跃技术,在半大班羚从最高点往下降落的瞬间,身体出现在半大班羚的蹄下。

金色的审判锤重重落下,余光瞥见母亲和妹妹满脸泪痕地昏倒在听审席上,我被强押着走进了那扇未知的大门,门后的世界静静地吞没了我。

绽放一朵梅花痣。

“小明,今天在学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季敏笑着望着后视镜里正在看书的儿子。张小明抬起头看着妈妈高高挽起的头发,又看着她耳朵上长长的闪亮亮的耳坠。他不喜欢妈妈今天的打扮,不对不对,他不喜欢妈妈每一个工作日的打扮。他喜欢周末的妈妈,长长的头发软软的垂在肩膀上,身上的颜色也不是这么僵硬的黑白分明。周围没有香水的味道,却有一股好闻的洗衣粉的气息。不过还好,明天就是周六了,那样的妈妈又回来了。

  就像两艘宇宙飞船在空中完成对接一样,半大班羚的四只蹄子在老公班羚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如同借助一块跳板一样,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坠的身体奇迹般地又一次升高。

但这些于我都太遥远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脸部开始腐烂,每一口呼吸对我而言都是被烧灼的负担,我瘫在冰块上,第一次接触外界空气的身体飞速地腐败着,我就像一条濒死的鱼,喘着气在冰面上小范围的蠕动,金属鲸的眼睛依然静静地凝视着我,我倒不知原来我死时还会被人这般注视,我望着那黑衣人微笑,他应该是什么神情,我模模糊糊地猜测着,然后在这片美丽妖娆的末世天空下沉沉睡去。

刻骨铭心。

网页的最上方,明明白白的写着,“该小说虚构描写”。

  果然,半大班羚只跳到四五米左右的距离,身体就开始下坠,空中划出了一道可怕的弧线。我想,顶多再有几秒钟,它就不可避免地要坠进深渊。

因为身份特殊,我被派遣到赴北极的调查船上,在环境恶劣的现今,这几乎是所有外界项目中最有生无回的任务了,也只有重刑犯和像我这种被某些人恨不得除之后快的倒霉蛋才会被扔到这里。

飞落一帘幽梦。

“《斑羚飞渡》吗?好的啊。”

  瞬间,只见半大班羚轻巧地落在对面山峰上,兴奋地「咩」叫一声,转到磐石後面不见了。

在此之前,我从没觉得没有看见过真实的天空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我们这代新人类诞生在拟态的世界中,这个世界的天边由巨大的水晶墙组成,每个新人类基地都有一面囊括整座城市的圆弧天顶,天顶上日升月落,星云缭绕,画面美丽的足以抚平每一个元世纪之后诞生的新人类的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初代的逝去,很少再有人想起水晶墙外那片残酷的世界了。至少对我而言,在被押上联盟法庭之前,这片世界还只是书本上一个模糊的剪影。

飞起又飞落。

张小明这样说着,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遗憾的表情,甚至还有着一点点微笑。

  老公班羚的时机把握得很准,当它的身体出现在半大班羚蹄下时,刚好处在跳跃弧线的最高点。

飞落花丛中,

她手握着方向盘叹了一口气,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叹气,或许只是觉得很舒服。

  可是,那半大班羚的第二次跳跃力度虽然远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从地面跳跃的一半,但足够跨越剩下的最后两米距离了。

前世未了情,

张小明最喜欢语文。

  我吃惊地想,难道自杀也要结成对子,一对一对去死吗?这两只班羚,除非插上翅膀,是绝对不可能跳到对面那座山岩上去的。

锁定今生里的刻骨铭心。

季敏从床上下来走到餐厅喝水,客厅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到凌晨一点,小明早就睡沉了。她趿着拖鞋走回卧室坐回床上,身边的张曦疲惫了一天后在打着鼾。他一直在忙着升职的事,已经前前后后忙了许多天,另一个竞争对象是当初大学时代最亲近同学,这个对手有多强张曦最清楚,因此不得不用心准备。

  半大的班羚跑到悬崖边缘,纵身一跃,朝山涧对面跳去。

那些人那些事。

季敏突然想起了睡前给儿子念的书:半大斑羚的四只蹄子在老斑羚宽阔结实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就像踏在一块跳板上,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坠的身体奇迹般地再度升高。而老斑羚就像燃料已烧完了的火箭残壳,自动脱离宇宙飞船,不,比火箭残壳更悲惨,在半大斑羚的猛力踢蹬下,它像只突然断翅的鸟笔直坠落下去。

  它走出队列,朝那群年轻的班羚「咩」了一声,一只半大的班羚应声而出。

飞落眉宇间,

他莫名的感到窒息,这样的窒息感即使是在辞职后也久久没有离去。

  我更没想到,老班羚们会那么从容地走向死亡——心甘情愿地用生命为下一代开通一条生存的道路。

今生缘,

季敏回过头去,却想着这彩虹真是漂亮的危险。

  试跳成功!紧接着,一对一对班羚凌空跃起,山涧上空划出一道道令人眼花撩乱的弧线,一只只老年班羚全摔得粉身碎骨。

来世缘,

作者:果果和苗苗

  我曾见过一场异常悲壮的死亡,正是那次死亡深深的震撼了我,我从此不愿再伤害哪怕再微小的生命……

笑声与银铃。

“但是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这段话。”她喃喃的自言自语。

  我为之而震撼,所以我永不杀戮。

讲台上的李老师又继续讲:“所以,每个在绝境里的种群为了生存下来,都会变得残忍,它们去掠夺其他种族的食物,去破坏其他种族的生存空间,甚至会自相残杀。”

  那次,我们狩猎队严密堵截,把一群60多只羚羊逼到布朗山的断命岩上,想把它们逼下岩去摔死,以免浪费子弹。

季敏想着,突然微微的笑了。

  约莫相持了30分钟後,一头大公班羚突然吼叫一声,整个班羚群迅速分成两群;老年班羚为一群,年轻的为一群。我看得清楚,但弄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按年龄分出两群?

季敏把手揣进兜里走出公司的大门,冬日里的白天拮据的可怜,街上的彩灯已经亮了,一闪一闪的,把残余的积雪映的不情不愿。季敏的高跟鞋发出细小的嗒嗒嗒的声音,这声音突兀地传出去,像是被冻僵了一样的坚硬,碰碎在石头上以后又是一片寂然。她走到停车场,拉开车门坐进去,这样刚刚发芽的冬天,即使一直停在车库里整个车子也是一片冰冷。她扭开了暖风,看了时间,踩下了离合器,是时候该接小明回家了。

“其他时候也像现在记忆力这样强就好了,现在脑袋真的是不好用了,明天还要对付这么多的文件,哪像小孩,每天都过得这么简单。”她又暗暗地想,扭过身去,看着熟睡的老公。

“妈妈,斑羚飞渡是假的,是骗人的。”

张小明是市中心最好的幼儿园毕业的,他记得他在幼儿园的最后一天,头上带着小小的博士帽面朝着背光的方向对着妈妈的摄像头咧开嘴笑着。他的门牙已经开始松动了,这时又开始隐隐的发痒。他的右手紧紧地攥着装饰着金丝带的幼儿园毕业证书,在高高的举过头顶的时候记起来妈妈告诉他不要再去舔那颗发痒的牙。

“年长的羚羊为了自己的孩子跳下悬崖了!”

即使是那么多年长的前辈来劝说不要辞职社会的竞争激烈的难以想象,他也是在想着张小明的那些话。

她去厨房做了张曦最喜欢的牛肉羹,订了大束的玫瑰花摆在餐桌上,给住在附近的婆婆打电话拜托她晚上去接小明。

(该小说虚构描写)

她躺下,想要再睡一会,可是无奈身边的声响实在是太大。她不耐烦的拍拍旁边人的后背,“张曦你醒醒,你要吵死我了。”她拍了半天,一点效果都没有。无奈的背过身去堵上耳朵,却怎么也睡不着,不过好在明天是周末。

她给自己化了淡雅的妆,换上了最好看的裙子。

“有些狮子,甚至会为了去除自己未来的威胁吃掉自己的宝宝。”

她在餐桌前等到八点半,牛肉羹已经拿去加温过了两次,她担心口感会不会不像平时那样好。

“无聊!我才不会跟你这样的人胡搅蛮缠,被狗咬了一口总不能去咬狗一口吧。”张小明骄傲的讲出最后一句话,这句话是周末他在书店读到的谚语。他挺胸抬头的拿着作业本离开了,他觉得周围的人都在对他目光灼灼,而这样的目光灼灼一定是因为自己今天表现的很成熟,使他们对自己感到非常钦佩。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还有妈妈我明天想去书店看书好不好?”

“张小明,你就像是小月亮。”

“甄老师今天有事情,所以今天的语文课改成生物。”

她抱着她走在路上,天上的星星早就不见了,可月亮还是好好的,空灵的,没有任何烟火气息。

张小明在车里醒来,妈妈已经开了很久了吧,暖风吹得他又闭上了眼睛。

张小明有点失落,他觉得最喜欢的课今天就这样被夺走了,可是他又说不清是谁把他的语文课夺走了,不是李老师,不是李老师自己要上这节课的,可又是谁呢,是甄老师吗。张小明越想越糊涂,他一直就这样想下去,一直这样想着。

季敏看着走向卧室的张曦的身影,傻傻的愣住。

自然课的李老师在很多年后一直都没忘过那天的课堂。

“大家好,我叫张小明,我今年六岁,我是在市中心最好的幼儿园毕业的。”

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八

张小明是三年级二班的语文课代表。

“今天是,结婚纪念日呀。”

北方的冬夜里寂静蚕食着空气里氤氲着的细丝一般的水汽,厚厚的木地板掩不住暖气管道里微微的水流声。窗户外头的月光清冷的映下来,照射在床头金属色的台灯盖上,淡淡的银色幽幽的沉默着,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公今天是……”

季敏搂着小明哭了起来,哭的样子就像是李老师在张小明脸上看过的那样。

“这是牺牲,老师这是牺牲啊!”

他知道自己是在笑的,因为这样的笑还是在刚刚想着明天妈妈的打扮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僵硬无聊时出现的。

“不过不要像爸爸这么累就好了。”

“跳下悬崖了!”

季敏去了婆婆的家里见到了熟睡的小明。她抱起他的孩子,那样轻的身躯,那样小的脊梁,一点点大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白皙。

“还有鳄鱼,也会把自己的孩子当成食物来充饥。”

“张小明,你来回答我这个问题吧。”

季敏猛的踩了刹车,掏出手机去查找斑羚飞渡的资料。

“不过结婚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很体贴。”

可是张小明记不清那张毕业证书上写的到底是“红叶幼儿园”还是“红石幼儿园”,于是他就在一年级向新同学自我介绍的时候说是在最好的幼儿园毕业的。

即使是他解释了,《斑羚飞渡》只是虚构的小说。张小明还是大声的喊叫,他的眼泪几乎是汹涌的出现了,没有一丝一毫要停住的迹象。

“庆祝什么?庆祝我升职失败?”

“我告诉你我升职失败,失败了你懂吗,唠唠叨叨的烦人样。天天就知道享受享受,拿着那点破工资嘚嘚瑟瑟,忍了你这么多年今天还来跟我庆祝了。再吵,再吵明天就离婚。”

“怎么这个周末又要工作啊,那好吧。”

面前这个胖胖的男孩子嬉皮笑脸的把手掏向书包,拎出一本皱兮兮的小作文本丢在张小明的手里说:“我这次写了!很失望吧,语文老师的小狗腿。”

讲台上的李老师笑着看着自己,这个老师很年轻,他上课总是喜欢笑,可是自己就是不那么喜欢他,是因为他的姓氏太普通了吗,不像甄老师的姓氏那样好听,环绕着文学的气息。张小明看向周围,他看到所有的同学都在注视着自己,他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就是刚刚吧,他觉得他大声的讽刺周浩天的时候同学们就是这样注视他的,可他此刻感受到的却不是刚刚那种目光灼灼。

“今天没有什么有意思的诶,周浩天今天又没有交作业,我告诉老师了。不过妈妈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能给我念这本书吗?”张小明把手里的书举到妈妈面前。季敏回头看了一眼,蓝色的封面上画着一只羚羊高高的站在悬崖上,悬崖后面有着高高的升起的彩虹。那彩虹像是突然生出来的一样,七道绚丽的光交错在一起,耀眼的很。

平时永远都很优秀的张小明扯着嗓子对他喊叫着:“你骗人,你说的不对。”

张小明刚刚坐到座位上,教自然课的李老师就走进了教室。张小明有些惊讶,这节课应该是语文课。可是他不好意思说什么,因为整间教室随着老师进来都变得安静了。在小孩子的世界里,除了父母之外最有威严的人大概就是上课的老师吧,毕竟这些人亲手为他们搭建起对世界构想。

教给小孩子牺牲精神吗?季敏想着。她拿过床头上放着的手机,搜索了这篇小说的介绍一目十行的看着。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儿童文学。

“周浩天,把语文作业交上来。”张小明这次亲自走到了周浩天同学的桌子前,盯着对方的眼睛大声的讲出这句话。“你是不是又没有写,我会直接告诉老师。”

季敏请了半天的假,提前回到家。

张小明灰溜溜的坐下时,似乎听到了周浩天笑的声音最大。

是牺牲。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一个接一个的笑声在教室里绽开来,融融的笑声像是被周围的暖气烘的摇摇摆摆,一晃一晃的荡进张小明的心里以后又凝固成小球砸下来,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坑。

“那,老公晚安吧。”

张小明涨红了脸,因为他刚刚什么都没听。

“可以,不过今晚上要先做作业。还有明天上午妈妈要在家整理一点公司的文件,让爸爸陪你去吧。”

她等到了醉醺醺的张曦。

本文由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班羚飞渡,斑羚飞渡

关键词:

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还珠楼主

赵构接到岳飞大破李成,收复襄阳六郡的喜报,觉着岳飞部下共只三四万人,加上各路调拨的兵将,不足八万,竟于...

详细>>

9位名人最牛读书法,名人读书法

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金: 王若虚:圣人们写书的意义不全在书里,只信书上的言论只能得一部分,但要是完全不信...

详细>>

最能读懂白百合的人是王小波,永远的伟大友谊

活着和快活着,大不一样! 如果你读过王小波的作品,逃不开的内容就是“性”。有的人说这种“黄色下流”的故事...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