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日期:2019-10-19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人们管它‘玛丽女王’号,”阿比林的父亲说,“你和你的母亲还有我将乘坐它一起到伦敦去。”

他还说,一起慢慢变老,是怎样的感觉?我想要,一起慢慢变老。

爱德华在最后终于明白了爱的真谛 也正是因为爱它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爱德华觉得他的耳朵里有什么湿的东西。他认为那是阿比林的眼泪。他希望她别把他抱得那么紧。抓得那么紧常常会把衣服弄皱了。岸上所有的人,包括佩勒格里娜终于都从视线中消失了。令爱德华感到宽慰的一件事就是他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马隆,”一天夜里布尔说道,“我并不想冒犯你或贬低你对装束的选择,不过我得告诉你你穿着那公主的连衣裙就像一个有伤的拇指从绷带卷里伸出来似的。而且,我也无意冒犯你,那连衣裙可能曾经风光一时。”

  从阿比林的膝盖的有利位置,爱德华可以看到整个桌面都展现在他的面前,当他坐在他自己的椅子上时他是看不到的。他看着一排闪闪发光的银器和杯盘。他看到阿比林父母快活而傲慢的样子。后来他的目光和佩勒格里娜的相遇了。

都敏俊说,曾经有一瞬间,我希望时间永远停止,就是所爱的人,临死的那一瞬间。不想去看,不愿相信,什么都不能做,让我觉得自己极度无力的一瞬间。曾经有一瞬间,我希望时间永远停止,只为了无论如何都不想听到的一句话。

当爱来到身边的时候,我们总是不珍惜,等失去后,自己又开始万分懊恼,自己总在得与失直接计较

  “不能,”阿比林说,“我想他不是那种喜欢被陌生人抱的兔子。”

  到了夜晚,他们就睡在地上,头顶繁星。露西在经历了最初的失望于爱德华的不适于食用后,对他产生了好感|,就蜷缩着身子睡在他的旁边;有时她甚至把她的鼻子搭在他的瓷肚子上,这样她睡觉时发出的噪声:呜咽声、嗥叫声和扑哧扑哧声在爱德华的身体里引起了共鸣。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开始对那条狗感到十分亲切了。

  “那爱德华怎么办呢?”她说道,她的声音很高却犹疑不决。

400年前坠落在朝鲜的外星人,带着他迄今为止4个世纪的秘密,独自在首尔的天空下生活着。仍然拥有和初到地球时一样的年轻英俊的外貌,并拥有着超天才的能力,他就是现任大学讲师的都敏俊。另一方面是目中无人冒冒失失的韩流明星千颂伊。相邻的男子和女子,迸出了火花,发现了和前生有关的牵绊。还有3个月就可以回到自己星球的都 敏俊意外地陷入了和韩流明星千 颂伊的爱情。

如果那时候我们曾想过好好的珍惜,自己现在也不会万分后悔

  船上的几个小女孩渴望而深切地望着爱德华。她们问阿比林她们能不能抱抱他。

  他们总是在不停地走。

  “他怎么办,亲爱的?”她的母亲说道。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的剧情梗概,因为这部剧真的看了太久了,久到我想不起来里面一句经典的台词。当初我看这部剧的时候,是全身心完全沉迷在里面的,我抄过歌词译文,学过ost,在结局的时候哭成狗。我真切地希望都敏俊和千颂伊能在一起,虽然结局似乎是这样的,但我仍然很伤心,久久无法从他们的爱情里走出来。我甚至觉得都敏俊是真实存在的,他或许在地球上,或许在宇宙中某一个星球上。

故事起初的时候,爱德华是一个骄傲自负的小陶瓷兔子,后来他在旅途中逐渐获得了爱,它自己本身也明白了爱的意义,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被绑在木柱子上当稻草人的爱德华曾仰望天空上的星星说“我也被爱过”

  “衣服当然是可以换的,”阿比林说,“他有好几套不问的衣服。他还有自己的睡衣呢。它们是用丝绸做的。”

  他们徒步旅行。

  那天晚上,当阿比林也像平常一样问有没有什么故事可讲时,佩勒格里娜说,“今晚,小姐,有一个故事。”

这是我想要的爱情。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领悟到爱,找到回家的路,家里一直有人亮着灯在等你

  “把他扔回来。”马丁叫道。

  内莉缝制的美丽的连衣裙在爱德华被埋在垃圾堆里以及随后的和布尔及露西的游荡中境遇很糟。它被弄得又破又脏,到处是洞,几乎都不像连衣裙了。

  “你得听我慢慢讲呀,”佩勒格里娜说道,“一切都在故事里呢。”

被爱过,只是曾经,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得到爱,失去爱,又得到爱

  “用途就在于他是爱德华。”阿比林说。

  他们乘坐空的机车旅行。

  “好啦,”佩勒格里娜说。她咳嗽了一声,“好啦。故事从一位公主开始讲起。”

  “那他有什么用途呢?”马丁说道。

  “现在你的样子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逃犯了,”布尔说,往后站了站,欣赏着自己的作品,“现在你看上去就像一只逃亡中的兔子。”

  “爱德华和我们一起乘坐玛丽女王号走吗?”

  “再见,小姐,”她大声说道,“再见。”

  “我有个解决办法,”布尔说,“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同意。”

  “是的,”佩勒格里娜说道,目光并没有从爱德华身上移开,“如果那小兔子不在的话谁来照看阿比林呢?”

  阿莫斯抬起他的胳膊,可是正当他准备把爱德华扔回去时,阿比林拦住了他,把她的头猛地撞到那男孩的肚子上,使他没有得逞。

  明白吗?爱德华告诉佩勒格里娜。我并不像公主那样。我懂得爱。

  “没有的事儿!”阿比林的父亲快活地说,“如果爱德华不在谁来保护阿比林呢?”

  “谢谢你。”阿比林说。

  有时布尔和露西也和其他流浪者们围坐在篝火旁。布尔很会讲故事,而他的歌唱得更好。

  “有多美丽呢?”

  “我也不会。”阿莫斯说道。

  在夜间,当布尔和露西睡着的时候,爱德华用他那永远睁着的眼睛仰望着那些星座。他说出它们的名称,然后说出那些爱过他的人们的名字。他从阿比林开始,接着说到内莉和劳伦斯,在那之后又说到布尔和露西。最后又结束于阿比林:阿比林,内莉、劳伦斯、布尔、露西、阿比林。

  “那佩勒格里娜呢?”阿比林说。

  “不要!”阿比林叫道,“别扔他!他是瓷制的。他会摔碎的!”

  “可是事实上,”布尔说,“我们什么地方也没有去。我的朋友,这是对我们不停地运动的一种讽刺。”

  “是一位美丽的公主吗?”阿比林问道。

  阿莫斯接住了爱德华并把他举起来,得意洋洋地向人们展示。

  他拿出他自己的针织帽,在帽子的上边割了一个大涧,在旁边割了两个小洞,然后脱掉爱德华的连衣裙。

  爱德华当然并没有在听。他觉得餐桌旁的谈话极其乏味;事实上,他已下决心不去听,如果他有办法的话。可是阿比林却做了件特别的事,一件迫使他不得不注意的事。当关于轮船的谈话还在继续时,阿比林伸手把爱德华从他的椅子上拿起来,让他站在她的膝盖上。

  正如所预料的那样,爱德华·图雷恩在船上引起了许多关注。

  “为我们唱支歌吧,布尔。”那些男人叫道。

  “我想这样最好了。”佩勒格里娜说,“是的,我也认为那小兔子一定喜欢听故事。”

  马丁把爱德华扔了出去。

  “别看这儿,露西,”他对男狗说道,“我们不要让马隆因被看到他的裸体而感到窘迫。”布尔把那帽子套在爱德华的头上,把它往下拉了拉,让他的胳膊从从那两个小洞里穿出来。“好啦,”他对爱德华说,“现在你只须再有几条裤子就行了。”

  “一位非常美丽的公主。”

  “再见,”阿比林冲她的祖母大声说道,“我爱你。”

  裤子由布尔亲手来做,他剪了几条红色的手帕,把它们缝起来,这样就做成了可以遮住爱德华的长腿的临时替代物。

  “啊,当然啦,如果你希望的话,虽然对于像瓷兔子这样的玩具来说你的年纪已经显得有点大了。”

  爱德华现在开始在意自己的境遇了。他受到了伤害。他一丝不挂,除了他头上的帽子;而且轮船上的其他乘客都在看着他,向他投来好奇而窘促的目光。

  爱德华也很感谢布尔,因为布尔认为他不适合穿连衣裙。

  阿比林从床上坐起来。“我想爱德华应该和我一起坐在这里,”她说道,“这样他也可以听见那故事了。”

  “你喜欢这件衬衫配这件衣服吗?”她问他。

  爱德华坐在布尔扛在他的肩膀上的铺盖里,只有他的头和耳朵探出来。布尔总是注意调整那小兔子的位置,以便使他既不向下看,也不向上看,而总是向他身后看,看着他们刚刚走过的道路。

  她正注视着他,就好像一只懒散地盘旋在空中的老鹰盯着地上的一只老鼠那样。或许爱德但耳朵和尾巴上的兔毛、他的鼻子部位的胡须有某种被猎取的模糊的记忆,他浑身一阵战栗。

  爱德华像往常一样并未注意这种谈话。海面一阵微风吹过,他脖子上围着的丝巾在他身后飘动起来。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硬草帽。那小兔子想他看上去一定很神气。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被从甲板的椅子上一把抓下来,先是他的围巾,然后是他的上衣和裤子都被从他身上剥掉了。爱德华看到他的怀表掉到轮船的甲板上,接着轱辘到阿比林的脚下。

  布尔坐在那里,露西依偎在他的腿旁,爱德华坐在他的右膝上。他唱着歌,那声音是从他体内深处的什么地方发出来的。正像在夜里爱德华可以感觉到露西的呜咽声、嗥叫声在他身体内引起的共鸣那样,他也可以感觉到布尔那深沉的、悲伤的歌声穿过他的身体。爱德华很爱听布尔唱歌。

  阿比林把爱德华拿起来,让他挨着她坐在床上并为他盖好;然后她对佩勒格里娜说:“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好了。”

  “一只多么奇特的小兔子啊!”一位老夫人说道,她的脖子上绕着三串珍珠。她弯下身凑近了来看爱德华。

  “我不去了,”佩勒格里娜说,“我要留下来。”

  “他需要上紧发条吗?”阿莫斯问道。

  “把他给我,”阿比林尖叫道,“他是我的。”

  爱德华·图雷恩落到了船外。

  “算不上用途。”马丁附和道。然后,经过长长的深思,他说,“我不会让任何人把我打扮那样的。”

  “他什么也不做。”阿比林说。

  马丁脱掉了爱德华的内衣。

  “他是做什么的?”在他们海上航行的第二天马问阿比林。他指着爱德华,爱德华正坐在甲板的一把椅子上,他的两条长长的腿在他前面伸展着。

  或者说:“你想戴上你的黑色的礼帽吗?你戴上它看上去很漂亮。我们要把它装起来吗?”

  “那算不上什么用途。”阿莫斯说。

  “他的衣服能脱掉吗?”马丁问道。

  “把它脱掉。”阿莫斯喊道。

  轮船缓缓驶离了码头。佩勒格里娜朝阿比林挥着手。

  当图雷恩家在为他们到英国去的旅行作准备时,埃及街上的那所房子里一片忙乱的景象。爱德华有一个小皮箱,阿比林正为他打点着,装入他最精美的衣服和他的几顶最好的帽子、三双鞋等等,这样他在伦敦就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把每套衣服装进皮箱前,都要先把它向他展示一番。

  “不要,”阿比林说,“他不要上紧发条。”

  后来,在五月的一个晴朗的星期六的早晨,爱德华和阿比林还有图雷恩夫妇终于登上了轮船。他们站在船栏杆旁边,佩勒格里娜站在码头上,她的头上戴着一顶松软的帽子,帽子周边穿着一串花儿。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爱德华。她的乌黑的眼睛闪着光。

  “看看他,”马丁说,“他甚至还穿着内衣呢。”他把爱德华高高举起以便阿莫斯可以看见。

  “不!!!!”阿比林大声尖叫着。

  “不,”阿莫斯对马丁说,“把他给我。”

  正因为如此。爱德华才没有飞回马丁那肮脏的手里。

  他把他的双手合在一起然后又张开来。“把他抛过来!”他说。

  爱德华赤裸裸地穿过空中。那小兔子刚才还在想当着一船乘客的面赤身裸体可能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最糟糕的事。可是他想错了。比这更糟糕的是同样赤身裸体地被从一个卑鄙的、大笑着的男孩手里扔到另一个手上。

  两个小男孩,名叫马丁和阿莫斯的兄弟俩,对爱德华特别感兴趣。

本文由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章,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关键词:

爱德华的奇妙之旅,心仍是孤独的

于是爱德华·图雷恩被修理好了,被复原了,清理干净、擦亮了,穿上一身优雅的衣服,放在一个高高的架子上展出了...

详细>>

汶岛和格棱岛,安徒生童话

紧靠着锡兰岛的海岸,在荷尔斯腾斯堡①外面,曾经有过两个树木茂密的岛——汶岛和格棱岛。岛上有建着教堂的小...

详细>>

安徒生童话,让我们走近他和那个时代

“多漂亮的玫瑰啊!”阳光说道。“每朵花骨朵都绽开得同样美丽。它们都是我的孩子!是我用吻给予它们生命!”...

详细>>

最难使人相信的事情,安徒生童话

谁能做出一件最难使人相信的事情,谁就可以得到国王的女儿和他的半个王国。 年轻人——甚至还有年老人——为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