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日期:2019-08-29编辑作者:儿童文学

  她就像那个故事里的巫婆。不,她就是那个故事里的巫婆。的确,她没有把他变成一头疣猪,不过她还是同样惩罚了他,虽然他说不清为了什么原因。

当爱来到身边的时候,我们总是不珍惜,等失去后,自己又开始万分懊恼,自己总在得与失直接计较

都敏俊说,曾经有一瞬间,我希望时间永远停止,就是所爱的人,临死的那一瞬间。不想去看,不愿相信,什么都不能做,让我觉得自己极度无力的一瞬间。曾经有一瞬间,我希望时间永远停止,只为了无论如何都不想听到的一句话。

  “那算不上什么用途。”阿莫斯说。

  他们总是在不停地走。

  哦,救救我,他想。我不能再回到海底。救救我。

故事起初的时候,爱德华是一个骄傲自负的小陶瓷兔子,后来他在旅途中逐渐获得了爱,它自己本身也明白了爱的意义,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被绑在木柱子上当稻草人的爱德华曾仰望天空上的星星说“我也被爱过”

400年前坠落在朝鲜的外星人,带着他迄今为止4个世纪的秘密,独自在首尔的天空下生活着。仍然拥有和初到地球时一样的年轻英俊的外貌,并拥有着超天才的能力,他就是现任大学讲师的都敏俊。另一方面是目中无人冒冒失失的韩流明星千颂伊。相邻的男子和女子,迸出了火花,发现了和前生有关的牵绊。还有3个月就可以回到自己星球的都 敏俊意外地陷入了和韩流明星千 颂伊的爱情。

  阿莫斯抬起他的胳膊,可是正当他准备把爱德华扔回去时,阿比林拦住了他,把她的头猛地撞到那男孩的肚子上,使他没有得逞。

  “别看这儿,露西,”他对男狗说道,“我们不要让马隆因被看到他的裸体而感到窘迫。”布尔把那帽子套在爱德华的头上,把它往下拉了拉,让他的胳膊从从那两个小洞里穿出来。“好啦,”他对爱德华说,“现在你只须再有几条裤子就行了。”

  这时,突然一张又大又宽的渔网张开来并抓住了那小兔子。那渔网把爱德华越拉越高,直到他突然间见到令他几乎无法适应的阳光,他又回到了人间,躺在一条船的甲板上,四周被鱼包围着。

如果那时候我们曾想过好好的珍惜,自己现在也不会万分后悔

他还说,一起慢慢变老,是怎样的感觉?我想要,一起慢慢变老。

  马丁把爱德华扔了出去。

  在夜间,当布尔和露西睡着的时候,爱德华用他那永远睁着的眼睛仰望着那些星座。他说出它们的名称,然后说出那些爱过他的人们的名字。他从阿比林开始,接着说到内莉和劳伦斯,在那之后又说到布尔和露西。最后又结束于阿比林:阿比林,内莉、劳伦斯、布尔、露西、阿比林。

  “看上去像是种种玩具以的。”那个灰白头发的老人说道。他弯下身把爱德华拿起来,抓着他的两口前爪,端详着他。“是一只兔子,我估计。它还长着胡子呢。还长着兔子的耳朵,或者说至少形状像兔子的耳朵。”

被爱过,只是曾经,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得到爱,失去爱,又得到爱

这是我想要的爱情。

  两个小男孩,名叫马丁和阿莫斯的兄弟俩,对爱德华特别感兴趣。

  布尔坐在那里,露西依偎在他的腿旁,爱德华坐在他的右膝上。他唱着歌,那声音是从他体内深处的什么地方发出来的。正像在夜里爱德华可以感觉到露西的呜咽声、嗥叫声在他身体内引起的共鸣那样,他也可以感觉到布尔那深沉的、悲伤的歌声穿过他的身体。爱德华很爱听布尔唱歌。

  “是的,肯定是一只玩具兔子。”那个年轻人说,他说完便转过身去。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领悟到爱,找到回家的路,家里一直有人亮着灯在等你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的剧情梗概,因为这部剧真的看了太久了,久到我想不起来里面一句经典的台词。当初我看这部剧的时候,是全身心完全沉迷在里面的,我抄过歌词译文,学过ost,在结局的时候哭成狗。我真切地希望都敏俊和千颂伊能在一起,虽然结局似乎是这样的,但我仍然很伤心,久久无法从他们的爱情里走出来。我甚至觉得都敏俊是真实存在的,他或许在地球上,或许在宇宙中某一个星球上。

  爱德华·图雷恩落到了船外。

  裤子由布尔亲手来做,他剪了几条红色的手帕,把它们缝起来,这样就做成了可以遮住爱德华的长腿的临时替代物。

  可是他还是在下沉着。下沉、下沉、下沉。

爱德华在最后终于明白了爱的真谛 也正是因为爱它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轮船缓缓驶离了码头。佩勒格里娜朝阿比林挥着手。

  到了夜晚,他们就睡在地上,头顶繁星。露西在经历了最初的失望于爱德华的不适于食用后,对他产生了好感|,就蜷缩着身子睡在他的旁边;有时她甚至把她的鼻子搭在他的瓷肚子上,这样她睡觉时发出的噪声:呜咽声、嗥叫声和扑哧扑哧声在爱德华的身体里引起了共鸣。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开始对那条狗感到十分亲切了。

  爱德华对他自己说阿比林一定会来找他的。他以为这就像是等待阿比林放学回家来。我愿假设我正在埃及街的那所房子的餐室里,等待着小的指针移到三点那里,而大的指针停在十二点。如果我有我的怀表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确切地知道时间。不过没有关系,她很快就会到这里来,很快。

  “把他扔回来。”马丁叫道。

  他们徒步旅行。

  “看那小兔子,”那老人说,“看上去它对旅程很满意,不是吗?”

  当图雷恩家在为他们到英国去的旅行作准备时,埃及街上的那所房子里一片忙乱的景象。爱德华有一个小皮箱,阿比林正为他打点着,装入他最精美的衣服和他的几顶最好的帽子、三双鞋等等,这样他在伦敦就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把每套衣服装进皮箱前,都要先把它向他展示一番。

  “我有个解决办法,”布尔说,“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同意。”

  救命!爱德华想。

  爱德华像往常一样并未注意这种谈话。海面一阵微风吹过,他脖子上围着的丝巾在他身后飘动起来。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硬草帽。那小兔子想他看上去一定很神气。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被从甲板的椅子上一把抓下来,先是他的围巾,然后是他的上衣和裤子都被从他身上剥掉了。爱德华看到他的怀表掉到轮船的甲板上,接着轱辘到阿比林的脚下。

  爱德华坐在布尔扛在他的肩膀上的铺盖里,只有他的头和耳朵探出来。布尔总是注意调整那小兔子的位置,以便使他既不向下看,也不向上看,而总是向他身后看,看着他们刚刚走过的道路。

  “啊,是的。”那年轻人说道。事实上,爱德华·图雷恩重新回到生活中来是那么高兴,以致即使人们用“它”来称呼他,他也不会生气。

  “不!!!!”阿比林大声尖叫着。

  他们乘坐空的机车旅行。

  当他们回到海岸边的时候,爱德华感觉到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海风吹过他的耳朵上还剩下来的一点毛,有什么东西充满了他的胸膛,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爱德华赤裸裸地穿过空中。那小兔子刚才还在想当着一船乘客的面赤身裸体可能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最糟糕的事。可是他想错了。比这更糟糕的是同样赤身裸体地被从一个卑鄙的、大笑着的男孩手里扔到另一个手上。

  “可是事实上,”布尔说,“我们什么地方也没有去。我的朋友,这是对我们不停地运动的一种讽刺。”

  就在爱德华受难的第二百九十七天,一场风暴来临了。那场风暴如此猛烈,以致它把爱德华从海底抛了起来,使他疯狂地旋转跳跃着。海水击打着他,把他掀起又抛下去。

  “他什么也不做。”阿比林说。

  “为我们唱支歌吧,布尔。”那些男人叫道。

  几个小时过去了。接着几天过去了。接着几个星期过去了。接着几个月过去了。

  “一只多么奇特的小兔子啊!”一位老夫人说道,她的脖子上绕着三串珍珠。她弯下身凑近了来看爱德华。

  爱德华也很感谢布尔,因为布尔认为他不适合穿连衣裙。

  爱德华因为没有什么更好的事情可做,于是开始思索起来。他想起了关于星星的事。他记得它们从他的卧室的窗子看上去是什么样子。

  “看看他,”马丁说,“他甚至还穿着内衣呢。”他把爱德华高高举起以便阿莫斯可以看见。

  明白吗?爱德华告诉佩勒格里娜。我并不像公主那样。我懂得爱。

  “啊,这是什么?”一个声音说道。

  马丁脱掉了爱德华的内衣。

  他拿出他自己的针织帽,在帽子的上边割了一个大涧,在旁边割了两个小洞,然后脱掉爱德华的连衣裙。

  猛烈的风暴实际上把他高高地抛离了大海,那小兔子片刻之间看到了愤怒而受了伤的天空中的阳光;狂风灌入他的耳朵,那风声听上去就像是佩勒格里娜在大笑。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庆幸浮出水面,就又被抛入了大海的深处。爱德华上下颠簸,前冲后突,直到风暴平息下来,他发现他又开始缓慢地向海底沉下去。

  “他需要上紧发条吗?”阿莫斯问道。

  内莉缝制的美丽的连衣裙在爱德华被埋在垃圾堆里以及随后的和布尔及露西的游荡中境遇很糟。它被弄得又破又脏,到处是洞,几乎都不像连衣裙了。

  “走吧。”那老人说。

  “谢谢你。”阿比林说。

  有时布尔和露西也和其他流浪者们围坐在篝火旁。布尔很会讲故事,而他的歌唱得更好。

  阳光如此刺眼,以致爱德华很难看见东西。终于从阳光里出现了模糊的人影,接着出现了人脸。爱德华意识到他正在望着两个男人,一个年轻的,一个年老的。

  “把它脱掉。”阿莫斯喊道。

  “现在你的样子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逃犯了,”布尔说,往后站了站,欣赏着自己的作品,“现在你看上去就像一只逃亡中的兔子。”

  阿比林没有来。

  “那他有什么用途呢?”马丁说道。

  “马隆,”一天夜里布尔说道,“我并不想冒犯你或贬低你对装束的选择,不过我得告诉你你穿着那公主的连衣裙就像一个有伤的拇指从绷带卷里伸出来似的。而且,我也无意冒犯你,那连衣裙可能曾经风光一时。”

  是什么使星星如此明亮地发光,他觉得很纳闷。即使他不能看到那些星星,它们还在什么地方发着光吗?他想,在我的一生中,还从来没有比现在离星星更远。

  爱德华现在开始在意自己的境遇了。他受到了伤害。他一丝不挂,除了他头上的帽子;而且轮船上的其他乘客都在看着他,向他投来好奇而窘促的目光。

  接着那小兔子想起了佩勒格里娜。爱德华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地觉得她应对他所发生的事情负责。好像正是她而不是那些把他扔到船外的男孩们使他陷入了现在的境地。

  “把他给我,”阿比林尖叫道,“他是我的。”

  “不是鱼,”另一个声音说道,“肯定不是。”

  “不能,”阿比林说,“我想他不是那种喜欢被陌生人抱的兔子。”

  那位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放到一个板条箱里,把他的位置调整好,以便他可以坐直并向外看到大海。受到这种小小的礼遇爱德华很是感激,可是他却恨透了大海,再也不愿看它一眼。

  “你喜欢这件衬衫配这件衣服吗?”她问他。

  “我要把它带回家去给内莉,让她把它他修理好,送给一个小孩。”

  后来,在五月的一个晴朗的星期六的早晨,爱德华和阿比林还有图雷恩夫妇终于登上了轮船。他们站在船栏杆旁边,佩勒格里娜站在码头上,她的头上戴着一顶松软的帽子,帽子周边穿着一串花儿。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爱德华。她的乌黑的眼睛闪着光。

  他也在思索着变成了疣猪的美丽的公主的命运。她为什么要变成一头疣猪呢?因为那个丑陋的巫婆把她变成了一头疣猪——原因就在这里。

  或者说:“你想戴上你的黑色的礼帽吗?你戴上它看上去很漂亮。我们要把它装起来吗?”

  他很高兴自己还活着。

  “衣服当然是可以换的,”阿比林说,“他有好几套不问的衣服。他还有自己的睡衣呢。它们是用丝绸做的。”

  “再见,小姐,”她大声说道,“再见。”

  “用途就在于他是爱德华。”阿比林说。

  正因为如此。爱德华才没有飞回马丁那肮脏的手里。

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  “他的衣服能脱掉吗?”马丁问道。

  阿莫斯接住了爱德华并把他举起来,得意洋洋地向人们展示。

  “算不上用途。”马丁附和道。然后,经过长长的深思,他说,“我不会让任何人把我打扮那样的。”

  爱德华觉得他的耳朵里有什么湿的东西。他认为那是阿比林的眼泪。他希望她别把他抱得那么紧。抓得那么紧常常会把衣服弄皱了。岸上所有的人,包括佩勒格里娜终于都从视线中消失了。令爱德华感到宽慰的一件事就是他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不,”阿莫斯对马丁说,“把他给我。”

  “再见,”阿比林冲她的祖母大声说道,“我爱你。”

  “我也不会。”阿莫斯说道。

  他把他的双手合在一起然后又张开来。“把他抛过来!”他说。

  “不要,”阿比林说,“他不要上紧发条。”

  正如所预料的那样,爱德华·图雷恩在船上引起了许多关注。

  “不要!”阿比林叫道,“别扔他!他是瓷制的。他会摔碎的!”

  “他是做什么的?”在他们海上航行的第二天马问阿比林。他指着爱德华,爱德华正坐在甲板的一把椅子上,他的两条长长的腿在他前面伸展着。

  船上的几个小女孩渴望而深切地望着爱德华。她们问阿比林她们能不能抱抱他。

本文由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关键词:

安徒生童话

这是尤兰岛许多沙丘上的一个故事,不过它不是在那里开始的,唉,是在遥远的、南方的西班牙发生的。 海是国与国...

详细>>

园丁和主人,安徒生童话

离京城十四五里地的地方,有一幢古老的房子。它的墙壁很厚,并有塔楼和尖尖的山形墙。 每年夏天,有一个富有的...

详细>>

安徒生童话,牙痛姑妈

这个故事我们是从哪儿搜集来的呢? 你想知道吗? 我们是从一个装着许多旧纸的桶里搜集来的。有许多珍贵的好书都...

详细>>

演木偶戏的人,安徒生童话

轮船上有一个年纪相当大的演木偶戏的人。他有一副愉快的面孔。如果他这个面孔的表情是代表实际情况的话,那么...

详细>>